渣控控

孙翔,守望先锋,slash,猎人

【叶翔】授♂教07


  叶修躺在床上皱着眉翻看一本书,孙翔在旁边有些别扭地不知道要干嘛。


  他其实是在犹豫如何把上次看到的那个玉佩交给他,所以在原地不停地踱步,左挠挠右想想就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
 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,索性迈着步子走到了叶修跟前。


  “叶......不对,师父,额......”孙翔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
  叶修有些心不在焉地抬起头来看向孙翔说:“怎么了?”


  “那个......”没等孙翔说完,叶修合上了书把他拉到身边郑重地说:“孙翔,接下来,我要你替我办一件事。”


  


  吵吵闹闹的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,其中不乏夹杂着一些巡逻的士兵。他们趾高气昂的勘察周围的一切动静,凡是有让他们不高兴的地方,就会上前来找茬。


  “走开,走开!让开你个臭小子,不想活了么!”说着一个士兵一脚狠狠踢在了路边一个小乞丐身上,周围过路的行人都避之不及,那可怜的小乞丐身体本就瘦弱,被这么一踢,疼得他几乎快要昏死过去。


  接着那些士兵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,朝着下一个巡逻地点大步迈去。


  “跟着他们。”叶修悄悄地在孙翔耳边说了一句,然后装作很自然的朝着士兵的方向前进。。


  “这是要干嘛啊?”孙翔快步小跑跟了上来,叶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做什么太大的动作。


  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
  那些士兵左看看右瞧瞧,其中一个带头的人张牙舞爪地拿着一瓶酒猛地灌了几口,忽然前方走来一个姑娘,带头人眼睛一直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
  “小姑娘这是要去哪里呀?”他调笑着说道。


  姑娘正低头赶路,忽见一群男人围住了她,吓得她一楞,停住了脚步。


  “啧啧啧,这细皮嫩肉的,需要爷给你带路吗?”那带头人顺手摸了摸小姑娘的手,小姑娘一惊想要抽出手来,却被那人捏得太紧一时间挣脱不开,其余的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。


  “你们放开我......”小姑娘柔声细语地骂道,声音丝毫没有魄力。


  “好好好,可以放开,但前提是得让我亲一口才行。”那带头人的笑得更邪恶了。


  “你们......”小姑娘羞得脸色发红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
  “来,让爷亲一个。”说着那带头人撅起难看的嘴唇在小姑娘白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。


  小姑娘尖叫一声,奋力地挣开了束缚,哭泣着跑走了。士兵们看着跑远的姑娘一脸猥琐地笑着。


  “走,该回去了,听说外面来了一批‘好货’要我们给大人送过去,说不定还能分点油头。”带头人向士兵们做了一个手势,众人听完眼神变得贼亮,一副金钱就快要到手的模样。


  说罢他们集体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前进,也不再理会周围的人,叶修两人不紧不慢地跟着,过了一会儿他们在一处宅院面前停了下来。


  只见那带头人跟那看门的小厮在耳边偷偷地说了几句什么,小厮直点头,然后命人打开房门,放了他们进去。


  带头人鬼鬼祟祟地瞧了瞧四周没什么可疑人物后,带着手下朝里面进去了。


  叶修和孙翔在院子外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悄悄地飞上了屋檐,他们隐约看见那群人进了里屋,不大一会儿,一帮手下就抬了个贴有官印的箱子出来,那宅院的主人跟带头人一通寒暄再三嘱咐以后,小厮开了一个宅院的后门,那些士兵就朝那处隐蔽的小门去了。


  “孙翔,你去把那东西劫过来。”叶修道。


  “什,什么?”孙翔不可置信,那箱子可是官府的东西!孙翔望着叶修,却看他一丝开玩笑的神色都没有。


  孙翔摇头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叶修居然叫他乱抢钱财,而且这些都还是朝廷下发的,难道他真的这样大逆不道,丧尽天良,不守王法?之前救人的事也是假象?


  他再看叶修,依旧是哪样认真严肃的表情,没有半点犹豫。


  他很想问一句为什么,可是话走到了喉咙却怎么也吐不出来,一股委屈和沉痛的滋味涌上心头。


  叶修本来不就是那样的人么,你跟了他那么久怎么还是那么笨呢。他无耻、不守规矩、对抗官府......这些不早就摆在了眼前么,就因为上次的那个小小事件就把你的心栓给了叶修,还真是自己作践啊,孙翔有些绝望地想着。


  之前对叶修的一丝好感也在顷刻之间消失殆尽。


  


  不过任务还是要继续的,他寻着那群人逃走的方向迅速追了出去。


  叶修之前教给他的绝声步派上了用场,在各个屋檐之间游走却没有丝毫声响。


  一行人抬着箱子拐了一个秘密的巷子 ,这条巷道少有人来,里面狭窄昏暗,还只是白天,却也看不怎么清楚。


  “嘘嘘嘘,小声点,这箱子里银子要是走漏出去我们都是要砍头的!”带头人恐吓道。


  几个手下士兵缩了缩脖子,鬼鬼祟祟地瞧了瞧四周,见没有人便松了口气。


  “老大,您说这刘员外能给我们分多少成啊?”一个士兵贼兮兮的说道。


  “嘿嘿,这下发的银子少说也有几亿两,这还只是其中的一箱,我们跟刘员外这么熟,你说能分到多少?”带头人自豪地拍了拍胸脯。


  “是是是,老大英明,跟着您混绝对正确。”又一个士兵说着。


  孙翔跟在不远的后面,没怎么听清他们的谈话内容,满心都想着叶修为何会干出这样的事情。他见这巷子人烟稀少,离主城大道有些距离,而且比较荒僻,决定在此动手。


  一共六个杂碎,很好,非常容易解决。


  他抽刀而出,自身强大的内力附着在了剑身之上,顿时一道剑气直射而出,那群人只觉一股凌厉的风直逼而来,打了一个哆嗦。


  “来人是谁?”带头人抽刀而出,满脸凶狠的横肉倒影在锋利的刀上。


  “你孙爷爷。”孙翔朝前逼近了几步。


  “哼,我道是谁,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。”带头人不屑道,周围的士兵也跟着嘲笑起来。


  “哼,本爷爷待会儿就让你们笑不出来。”孙翔高傲地仰着头,带头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手下,一群人当即不再废话纷纷抽刀上阵。


  孙翔用他的天击剑法大力地一挥,借着内力上涌,他用无声步飞快地飞到了一个士兵头上,接着在轻轻点了一下向空中飞去,再打了一个转立刻俯冲而下,迅速地将剑划过了离他最近的三个士兵的脖子,然后落到了迎面砍过来的刀刃上,内力朝脚下聚拢,用力一震,把那拿刀的士兵弄得喷出血来,然后孙翔身子朝后一仰,刀向后插去,后面那人的喉咙瞬间被捅穿,剑尖刺破了后脑勺。


  未上前的带头人吓得目瞪口呆直愣愣的立在那里,拿着刀的手在空中在瑟瑟发抖。


  


  “拿到了。”孙翔面无表情地将那箱子里的钱扔给了叶修,由于自己的功力进步迅速,他很快便完成了这个任务。


  “不错,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进步很大嘛,我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?”叶修说道。


  孙翔却不想理他,他侧着头抿着唇皱眉沉思,好看的阳光打在他俊俏的脸上,经过这段岁月的沉淀,他变得成熟了许多,叶修心里猛地一窒。


  他不敢再看他那“徒儿”的脸,怕自己陷得太深,走火入魔。


  


  叶兄,你说这情就如这诗中所言恨不能每天都在一起,两人双宿双飞么?


  这是王杰希曾经问过他的一句话,情是什么,其实叶修从不知晓、从不了解、从不在意。追寻风流闲散的他,只做想做的事,只要想要的自由,从未想过会有一人一直在他身边跟着他,他最开始把他禁锢住,只是觉得好玩儿,可是时间久了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他恨不得孙翔每天每时每刻都跟他在一起,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人,这样的欲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天天增长,最后他发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,他得远离他,好让自己回到最初的平静。


  所以叶修把孙翔丢在了南郡,他以为这种情绪过段时间就会消失掉,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样子。但是当第一天离开他时,叶修就后悔了。


  他开始想念,疯狂地想念他,哪怕是在躲在都城的一个小角落里准备刺杀一个人。


  满手的鲜血滑落而下,虽然成功击杀,但是兵力太多,自己被不小心砍了一刀,但他还是有些庆幸这份痛楚减轻了自己内心的苦恼。


 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叶修想。


  所以这一切都应该断个干净,你应该恨我,恨不得杀掉我,才能继续成长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37)